新闻廉播

【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之三 “填表式”帮扶、“留影式”入户…… 要实干实绩,不要“痕迹主义”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04 11:43 浏览次数: 【字体: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1-03 09:30                       

     今年上半年,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党风室主任鲍天平检查乡镇纪委一季度工作情况,数十本拼凑痕迹明显的台账、考核记录手册、同步记录本,让他心里一震。“这已经不是痕迹管理,是‘痕迹主义’了。”鲍天平将情况反馈给了五通桥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罗雪兵,很快,一场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自查活动在区纪检监察机关全面展开。

  “各类报表和总结80多项,写总结占了大多数时间” “上午发文件,下午就要反馈”“为留痕而留痕”……基层干部反馈的问题,让罗雪兵觉得有些形式必须减下来了。

  近年来,“痕迹管理”在基层工作中被广泛应用。然而,在有的地方和领域,痕迹管理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痕迹管理过度就演变成“痕迹主义”

  作为一种管理方法,痕迹管理应用于基层工作本是一种管理改革,其可以通过保留下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有效还原责任人对工作的落实情况,是检验过程真伪、提高工作质量、推动科学民主决策的有效途径。事实上,在安监、环保等专业性较强的领域,痕迹管理一直运用得较多。

  但是,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运用痕迹管理开展工作过程中,出现了过度化倾向,正在演变为“痕迹主义”。以扶贫领域为例,有的要求扶贫干部每天都要登录扶贫app用和贫困户的合影打卡,于是干部进村入户第一件事就是与贫困群众合影;有的要求无论大小事务都要有登记、有台账、有总结,材料稍有瑕疵就得推倒重来,于是干部反复填表抄表,甚至因此自我调侃为“表哥”“表妹”……

  “填表式”帮扶、“留影式”入户、“卷宗式”总结,梳理这些形形色色的乱象,可以清晰勾勒出“痕迹主义”的典型表现——

  时时处处求痕。有的怕担风险不愿担当,便不切实际地要求所有工作、各个环节都有痕印证、有迹可查,以便日后留痕免责;

  自我表功晒痕。有的懒政怠政,能力不强摆拍却在行,水平不高作秀却有招,投机取巧搞材料美化、晒纸上政绩,以求在上级面前“邀功请赏”;

  弄虚作假造痕。有的为了应付检查考核,不惜欺上瞒下、无中生有,伪造材料,以此蒙混过关。

  “‘形式主义留痕’都是‘官僚主义考核’给逼出来的”

  “痕迹主义”之所以蔓延,一方面是部分党员干部仍然奉行只唯上不唯实的政绩观、权力观,唯“领导重视”而行事,将群众利益诉求抛在一边;另一方面,则是部分上级单位在工作中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特别是在运用考核“指挥棒”时,没有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而是流于形式、失之空泛。

  “上级的工作部署原则性规定较多,执行的时候容易层层加码,最后变成层层推责。”白墨(化名)是华北某市的一位乡镇干部,除了包村之外,还负责安全、环保、企业服务等工作。白墨举例介绍,他们当地为贯彻落实“河长制”,要求所有河长每天都要巡河,同时填写巡河日志并拍照留痕,总河长每周要更新一次记录。

  “一条河流的水质数据在短期内变化是极其微小的,每天巡河是否过于频繁。而且河长一般是各单位一把手兼任,懂水文的很少,日志中许多表格又特别专业,有的干脆就随手填写应付了事。”白墨坦言,为了避免在上级检查时被问责,干部们只能选择在“留痕”上大做文章。

  除了问责压力,激励机制的错位也成为助长“痕迹主义”的重要诱因。部分地方将留痕资料的完整性丰富性作为重要考核指标,甚至单纯以痕迹论英雄、靠台账评优劣,形成对留痕的变相鼓励。比如,中部某省一个乡镇曾举办过“脱贫攻坚资料大比武”活动,要求各村第一书记协同包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准备2014年以来的所有脱贫攻坚资料,到镇里进行比赛……

  “‘形式主义留痕’都是‘官僚主义考核’给逼出来的”,河南沈丘县纪委常委徐丽说,痕迹管理本是好事,却变异成了部分基层干部应付交差和炫耀表功的手段,不仅对实际工作毫无意义,更容易助长虚假漂浮的工作作风,贻害甚大。

  打出“组合拳” 破除“痕迹主义”

  “痕迹主义”问题在下面,根子在上面。破除“痕迹主义”顽疾,不能单纯搞“上面生病、基层吃药”,而要向上聚焦,把工作重心放在各级领导机关、领导干部身上。

  “各级党委(党组)落实好主体责任,主动出击、积极作为;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先行一步、以上率下,以实实在在的行动释放信号、引领新风。”四川省广元市从市委常委会做起,以治理“痕迹主义”为重点纵深推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整治,对本本多、报表多、签到多、图片多、考核虚等基层“十多一虚”问题集中亮剑。

  建立科学的督查考核机制,是克服凡事留痕的关键。广元市就此专门规定,留痕事项除中央、省明确要求外,原则上不得新增留痕项目,已自行提出的留痕项目限期取消;不得就单项工作印制专门工作记录本,不得硬性规定在QQ、微信工作群、网站等载体上晒工作痕迹;工作考核降低软件资料分值比重,增加硬性指标和群众评议指标权重;督查检查直入现场摸实情,多用暗查暗访,原则上不看软件资料……

  “扶贫成效怎么样,到贫困户家里问一问看一看,自然就知道了;乡村环境好不好,到村里走一走转一转,比看材料直观多了。”广元市一位乡镇干部表示,开展“痕迹主义”集中整治以后,他们很少需要连夜准备迎检材料了。

  对“痕迹主义”问题“减负”,效果显而易见。基层干部更舒心,工作效率也显著提升。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对各类滞后重复的报告、报表、总结等进行整合,从80余项减到了30余项。1至10月,五通桥区纪委监委共核查问题线索201件,较去年增加了近1倍,每个乡镇都办了案件。“丢掉包袱是为了轻装上阵,轻装上阵是为了聚焦主责主业,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根本目的是让工作更严更实。”罗雪兵说。

  “‘减负’最大的效果是,我们有更多时间往老百姓家里跑了。”没有了凡事留痕的羁绊,五通桥区竹根镇党委副书记、镇纪委书记张巍干劲十足。(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段相宇)

        7月30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文《警惕!“痕迹主义”在基层流行,已成形式主义新变种》,痛批新形式主义——痕迹主义。

        到底什么是“痕迹主义”?顾名思义,就是将事事留痕的做法上升到“新高度”,过度“做文章”,成为一种默认、遵循的普遍现象。

      比如:只要一开会,各种会标就不断变换,综合科或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就会不断地进行照相留底。大家各取所需,把领导和参会人员当成了道具和木偶。各种新闻信息就纷纷出笼,各种抓落实的材料就装进了文件袋。

      首先,客观地讲适度的“痕迹管理”是必要的。

      1.台账是“认真落实”的客观印证。

      通过保留下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有效还原干部对工作的落实情况,供日后查证,通过痕迹总结自己、沉淀自己、提升自己,还能在上级检查时展示工作成绩,这样的“痕迹管理”对于推进工作具有积极意义。

      2. 检查台账可起到监督检查作用。

      上级通过检查下级的工作笔记、图片资料等台账记录,有助于规范下级工作方式方法,有助于将工作成果及时提炼、总结、推广,是对下级的有效监督管理手段。

       过度的“痕迹管理”是新形式主义

      “痕迹管理”同样要讲求适度,一旦被运用得“淋漓尽致”,以致把“痕迹”等同于结果,奉行“痕迹主义”,就会变成新的形式主义。

     “痕迹主义”易造成一些后果:

     1.大量挤占基层干部做实事的时间。

     基层的干部将大把的日常工作时间用于留痕取证、做资料、填表格,既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人力、财力、物力,无形中加重了负担,“5+2”,“白+黑”成为常态。

     2.容易产生唯上不唯下的不良导向。

      在“痕迹主义”的导向下,基层易滋生“数字政绩、面子工程”等想法,过分注重迎合上级检查,不惜花费大力气搞形式、理材料、做报告,缺乏深入一线、俯下身子踏实工作的态度,产生唯上不唯下的错误服务理念。

      如何扭转“痕迹主义”?把握一个度:不过分讲究和要求“痕迹管理”

     1.改变上级对下级的督查考核机制。

    一切从干实事、下实功、求实效出发,以“实绩考量”为主,深入基层多看看、多走走、多问问,将日常监督情况、群众满意度作为年终考核的重要依据,杜绝“纸上谈兵”,注重实地走访调研。

      2.精简文山会海,适度“留白”。

      切忌眉毛胡子一把抓,贪大求全,而应把握重点,不要“文山会海”,留足充足的时间给基层思考、贯彻落实,而不是逼迫基层不得不将大把的时间用于做表面文章应付检查。

2e394f45fc8349d69ef9d9b4ade28010.jpg


警惕!“痕迹主义”在基层流行,已成形式主义新变种

       

  来源:半月谈

    

近几年,“痕迹管理”在基层工作中被广泛应用。其优势在于通过保留下来的文字、图片、视频等资料,有效还原干部对工作的落实情况,供日后查证。半月谈记者采访时,部分基层干部反映,为避免在上级检查时被问责,日常工作中,他们不得不过分在“留痕”上做文章,此举严重背离了痕迹管理的初衷。专家指出,“痕迹主义”在基层流行,已成为形式主义新变种,当引起高度重视。

搞一次“卫生清扫”需要9份档案

在中部某省一个乡镇,近日举办了一次“脱贫攻坚资料大比武”,活动要求各村第一书记协同包村干部、驻村工作队准备2014年以来的所有脱贫攻坚资料,到镇里进行比赛。

“幸好有百度帮助我。”一位参赛者向半月谈记者透露了他的参赛秘笈。

为了不在大比武活动中落后,这名参赛者通过网络检索材料模板,再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套进模板,形成各种名目的系统性材料。他坦言:“评比结果只要不是最后一名就行,两年驻村,如果最后因为材料被扣分,或者挨了处分,两年时间白费不说,以后想提拔都难。”

半月谈记者在比武现场看到,镇政府会议室里一排排蓝色、黄色、红色等各种颜色的文件盒整齐码放,摞满了十几张桌子。

资料比武通知

一位驻村干部的材料被要求改进,书面不能有勾划涂改,凡是有涂抹的地方,全部要用消字灵清洁,“这样就好看了”。

一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因为要经常打印资料,他们把乡镇政府附近的几家打印店“扶富”了。为节省费用,后来工作队专门购置了打印机,即使这样,所需费用仍然不少。

这位基层干部给半月谈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某次,上级要求制作档案,一个贫困户一份档案24页,一式4份共96页,还要有照片,所有档案全部用塑料外皮包装。全村158户,用了1.5万张A4纸,照片打印异常费墨,硒鼓用了13个。

一位驻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村里搞一次“卫生清扫”就需要9份档案:一是乡镇党委政府关于环境大整治的红头文件;二是村两委的工作方案;三是村民代表会议记录;四是思想动员会议记录;五是贫困户环境卫生名单;六是实施分工细则;七是扫大街的几张照片;八是片区考评表;九是贫困户入户考评表。

“材料环环相扣、图文并茂、相互印证,怎么看怎么像法院的卷宗。”这位驻村干部笑称。

以“痕”论政绩,假痕、虚痕流行

由于一些地方出现以“痕”论政绩的情况,许多人就想出制造假痕、虚痕来应对。

一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上级要求他们每天上午9点通过微信群的“发送位置”功能报告位置,证明自己坚守在村里。但实际上,有的人即使不在村里,也能把位置调整到村里,再发送给领导。后来领导有了察觉,不时通过“共享实时位置”的方式抽查。即便这样,还是存在技术漏洞,因为只要下载一个位置软件,就可以随时更改自己的手机定位信息,“将自己的痕迹固定在村里,这样就不用担心领导抽查了”。

一些基层干部抱怨,上级部门安排的工作任务往往很急,要求限时完成,这也逼得基层造假痕。

某地组织部要求乡镇街道上报“党员入党档案留存情况”,街道办事处的组织委员告诉半月谈记者:“上午11点发通知,下午3点就要上报材料。”

某村村委会桌上摆满各类档案

时间紧、任务急、人手少,这位组织委员身心俱疲:“11个下辖村,党员有六七百人,而且除了普通村民,还有学生、转业退伍军人等,一些入党材料缺失的档案,还需要通过人事局、民政局等部门比对核实,如果正常排查的话,至少需要一周时间。”

为了在当天下午3点前上报材料,他赶紧给各村打电话询问情况,估算数据、东拼西凑、猜测推断,紧急“造”出一份材料,上报应付了事。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部分基层干部反映,上级不同部门安排的工作任务常常挤在一起,还硬性要求在相近日期完成,这更造成基层分身乏术、疲于奔命。有人不堪重负,干脆无中生有,连夜加班加点补材料、“造痕迹”。

防范变异,不能要求事事留痕、处处留痕

多数基层干部认为,基层工作复杂多变,进行基本的工作留痕是必要的,尤其是能“避免领导来时因一瞬间的误解,而否定自己的全部工作”。

在基层某村采访时,一位贫困户说自己不认识驻村第一书记。村主任反问他:“去年冬天第一书记给你买了棉大衣、挂了厚门帘,今年上半年你生病时还垫钱买药,临别又给你300元,你怎么就不认识了?”贫困户说:“我就是不认识。”村主任气愤地说:“你这人没良心。”贫困户说:“就这点事还值得你们说,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

当时,这位带动村民发展了规模5000只以上的肉羊养殖产业、今年54岁的女驻村第一书记两眼含泪。村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如果是上级领导突查,恰巧又问到这位村民,那么等待这位第一书记的,很可能是一通批评甚至追责。”

但另一方面,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痕迹主义”过多过滥,也会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

“一见面就问我种了几亩地。”采访中一位村民说,经常有不同的人拿着笔和本本入户,问题大同小异。简单问几句就急着拍照合影,然后心不在焉地一边问一边把照片发到微信群展示,一些村民对此特别反感。

基层干部坦言,盛行的“痕迹主义”亟待减负:一是严重浪费了工作精力,影响工作实效;二是劳民伤财,增加工作成本;三是败坏工作作风,误人、误事、误形象。

资料比武现场

一位驻村第一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有些基层干部摸准了上级的脾性和作风,“材料准备得齐不齐、好不好、美不美”,直接决定考评分数。自然,一些基层干部就耗费专门精力用在保留工作痕迹上,而无法投入太多精力在帮群众解决难题上。

基层干部认为,过多过滥的“留痕主义”已成为形式主义新变种,应尽快整治。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上级要改变对基层的考核方式,除了必要的工作档案,不能要求事事留痕、处处留痕,要降低材料在考核分值中的比重,考核向实绩倾斜;上级领导在基层检查时,应率先垂范“留实痕”,少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多些担当作为,多些实地调查研究,多倾听基层干群声音,多为基层解决现实中存在的困难。华东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勇建议,建立统一事项网络数据平台,在减少浪费的同时避免基层重复性工作;同时,根据不同事项,界定不同考核方式,避免材料考核“一刀切”现象。(半月谈记者:赵阳)


终审 :纪检监察室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